首页 古代的夫君穿来了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古代的夫君穿来了 第71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围观了全程的秋楚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学白上了,她是搞科研的吗?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如此不科学的事?

正在秋家人被震惊的无言以对时,远在大齐早朝议事结束后回到隆平宫的昭武帝,眉宇间终于流露出一丝疲惫。

算算日子,孩子都该满月了吧,可秋漾怎么还是没有回来呢?

正在他想老婆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哭号二重奏!

第81章今日份的承文帝。

突然出现并且嚎啕大哭的两个小朋友令昭武帝一时间恍惚不已,他居然伸手揉了揉眼睛,确认这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之后,整个人宛如触电一般站起来,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先抱哪一个。

虽然秋漾从怀孕开始便离开了他,但昭武帝想着总有一日他们会再重逢,到时候如果自己不会照顾孩子要怎么办呢?育婴的书籍资料看了不少,但正儿八经上手抱还是头一回,而且他一次只能抱一个,姿势还特别扭,只能召唤无所不能的大内总管余忠海:“余忠海!余忠海!”

余忠海连声应着小跑进来,大齐如今禁止买卖人口,所以他们这样的奴才,也都正儿八经有了户籍,不过余忠海这种比较特殊,他们没了子孙根的人即便离开皇宫也无处可去,更容易受人歧视,所以仍旧留在宫中。

这些年民间亦是如此,但阶级之间的压迫与资源倾斜还是非常明显,工作合同最重要的便是保障了他们这些下人的生命安全,至少像从前那种主子一个不顺心便拿奴才出气,直接打死都没人管的情况,如今已很少出现了。

而且说句实话,已经培养出来的奴性,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正的,很多人得了自由,反倒不知该怎样生活,主子对他们和颜悦色,他们反倒害怕。

恐怕还要好多年呢。

一进来便听见小婴儿的哭声,余忠海险些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再仔细一看,好家伙,圣人怀里抱着一个,床上还有一个!

他来不及多想,赶紧上前把那个躺着哇哇哭的小婴儿抱起来,这一抱便恍然大悟:“圣人,陛下生了一对小公主?”

昭武帝动作僵硬、小心翼翼,听余忠海这样说,再瞧怀里女儿的小脸蛋,可不是像极了秋漾?两个小丫头长得一模一样,分不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昭武帝有一肚子问题,但眼下怎么样让小公主们不哭,这才是最重要的。

余忠海也不大会哄孩子,好在早已准备好了经验丰富的嬷嬷与乳母,果然,在他们俩怀里哭个不停的孩子,到了乳母手中便渐渐止住了哭泣,原来是饿了。

卫生制品在大齐早已普及开来,所以尿不湿乳母也是会换的,换了尿布又吃了奶,两只小朋友抽抽搭搭,渐渐安静下来,并排躺在床上。

昭武帝坐在床畔望着两只眨巴着大眼睛的小朋友,她们生得可爱极了,白白嫩嫩的,一看便知被照顾的极好,昭武帝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女儿柔嫩的面颊,小朋友们皱了皱眉毛,大概是他的手有些粗糙,弄得她们不舒服了。

他连忙收回手,不由得喃喃道:“你们是怎么来的?妈妈呢?”

瓜瓜跟果果当然不会回答他,昭武帝爱她们爱得不行,连忙让余忠海将自己早已命人打好的长命锁拿过来,本来想给小朋友们戴上,但是怕坠着她们不舒服,所以想了想,昭武帝选择拿起两根手串,这手串上串的是珍贵的舍利子,有驱邪祈福安神凝气的功效,小朋友手腕肉肉的没什么力气,所以每根手串只串了一颗。

他轻轻握起瓜瓜的小手手,把手串给她戴上,结果突然瞧见她内手腕处有一个小小的圆形痕迹,这痕迹越瞧越眼熟……

放下瓜瓜的小手手,再拿起果果的小手手,小朋友的内手腕处也有一个小小痕迹,不过不是圆形,而是长方形,瞧着同样眼熟。

昭武帝想起那作为秋漾穿越媒介的圆形手镯与长方形玉佩,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他想不明白两个女儿是如何出现在他身边的,正如他想不明白秋漾为何不在,她绝不可能放心女儿单独行动,再说了她们也没这本事。

也就是说,她们肯定是无意中触发了什么,才到达的大齐,那秋漾知道吗?如果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孩子不见了,她岂不是非常担心?

一想到这点,昭武帝便焦急起来,可他又无法与秋漾取得联系,孩子既然无法控制这份力量,也就是说,她们可能随时再回到现代世界。

想通了这一点,昭武帝立刻起身拿起纸笔快速写了一封信,将自己猜测的可能性写下,顺便隐晦地表达了对秋漾的思念与爱意,然后把信塞进了女儿的襁褓中。

接下来的时间,他便认真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爸爸。

跟完全撒手的秋漾不同,昭武帝每件事都亲力亲为,小朋友们一开始倒也还好,毕竟她们在现代世界也是由育婴师与保姆照料,但随着时间过去,往常总会出现在面前抱抱她们的妈妈没有出现,熟悉的气味与声音不在,她们开始感到不安,小嘴儿一张便嗷嗷哭。

一个小朋友哭已经很要命了,两个一起哭,足以把隆平宫屋顶给掀翻!

昭武帝感觉自己脑壳都在隐隐作痛,他跟余忠海一人抱着一个哄,奈何小朋友们不吃这一套,依旧哭得昏天暗地,好在最后哭累了,吃了奶又睡着,时不时还要抽噎两声。

昭武帝让余忠海先去休息,结果转身回来,女儿们又不见了!

要不是他刚刚抱过,还真以为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现代世界的婴儿房里,小朋友们凭空出现,被时刻盯着监控的奚寒察觉,一家人呼啦啦跑进婴儿房,就看见小公主们正睡得香。

但身上的衣服、襁褓都换过了,那布料做工,一看就是皇室才有的物件。

秋漾上前,先是查看了下孩子们有没有受伤,随后发现了她们手腕上的舍利子,还有就是塞在瓜瓜襁褓里的信。

昭武帝把一切都说得很清楚,这家伙猜得八九不离十,他还在信中问秋漾是不是玉佩镯子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她才这么久都没去见他,又告诉她大齐的一切都不必担心,最后郑重地赞美她,因为她选择生下小朋友们,真的非常辛苦非常伟大,他感到十分惭愧,不能陪伴在她身边。

秋楚一脸恍惚,有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身为坚定的无神论者,她只相信科学,但无端消失又出现的小朋友们狠狠打了她的脸。

再瞒着秋楚也没意义,白天秋漾就用简洁的语言讲述了自己的事,可怜姐姐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要不是知道奚寒不开玩笑,秋楚是真不相信,现在眼睁睁看见小朋友们无端出现在监控中,她不信也得信了。

看着信里昭武帝所说,大人们捧起小朋友们的手腕一看,果真如此,她们的手腕内侧的确有个小小的印记,怪不得那天玉佩跟镯子就那么消失无踪了!

担心小朋友们再次突然消失,秋漾直接待在了婴儿房,奚寒若有所思,“当年我走遍大齐,收集了不少民俗传闻,现在想想,也许挺有道理。”

她是搞历史研究的,一直都很好奇穿越的原理是什么,这一点,金融专业的秋家父女俩无法发表看法,倒是物理专业的秋楚很有话说。

两人对着一顿讨论,听得秋国华秋漾满头雾水如同身在云里雾里,最后秋漾举起手:“妈妈,姐姐,你们能说点我跟爸爸能听懂的吗?不要动不动就时间悖论量子力学好吗?”

体谅一下非专业人士吧,再听下去眼睛都要变成蚊香圈了!

“是这样的。”奚寒道,“现代世界的神话故事里,也有一些具有神秘力量的宝物,玲珑宝塔、羊脂玉净瓶、九龙神火罩……《西游记》跟《封神演义》里,有关神器的记载便有许多。而西方神话故事里,同样也有不少,主神的权杖、海神的三叉戟、还有拥有巨大力量的宝剑……这些神器,有的能够返老还童,有的能够长生不老,还有的能够镇宅辟邪……大齐也有类似的传说,‘他山之玉’,据说是能打开仙界的钥匙。”

“之前不是说,漾漾,只有你能来回穿梭在两个世界,其他人拿起神器都不能用吗?”秋楚摸着下巴,“我想,原因会不会是因为你的能量跟其他人不同呢?”

秋漾:“姐姐,说点妹妹听得懂的吧。”

秋楚认真道,“我的意思是,谢兰琉是属于大齐的本土人士,二叔跟奚女士是属于现代的本土人士,但你不是,虽然你的记忆属于现代世界的秋漾,可身体却是大齐的秋漾的不是吗?因为你跟其他人都不同,所以你的能量也很特殊,这就是为什么你能驱动神器来回穿梭的原因。而瓜瓜跟果果,严格意义上来讲,她们俩应该属于混血吧?所以同样拥有这种力量。”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