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的夫君穿来了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古代的夫君穿来了 第70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奚寒目光温柔,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她不觉得女儿幼稚,毕竟生育本身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那种身体上的变异与衰败,是男人永远无法理解的,如奚寒这般体验过一次的,是打死不愿意生第二回,她亲了亲女儿的额头:“但是妈妈从来没有后悔过,也要谢谢你,愿意做妈妈的女儿。”

秋漾吸吸鼻子,有点想哭,她感觉身体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是无法缓解的,是身体自然形成的状况,而且使得她变得更加多愁善感,连看个大烂片都能被无聊的爱情故事感动的泪眼汪汪——与此同时理智上还对此嗤之以鼻。

秋国华在边上看着她,即便定期产检,医生都说女儿跟肚子里的孩子很健康,秋国华仍然感觉到了巨大的不爽。

他不会怪还未出世的两个小朋友,所以理所当然地只能怪女婿,他觉得昨天女儿还是个走路摇摇摆摆奶声奶气叫爸爸撒娇的小女孩,今天就要当妈妈了,人的成长真是神奇,谁能想到呢?

“在人类社会中,总是会过度渲染和宣扬母爱,好像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便是人人喊打的罪孽,这是非常鸡贼的一种社会行为,因为在这种批判之中,男人很自然地便隐身了。”

奚寒轻轻拍着女儿的背说着,“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母爱的力量是无限的——我觉得这些话通通都不对,女人本身便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无所谓她究竟是不是一个母亲,这一点,我想从秋娘、慧娘,甚至是小思秋身上,你都见识过了。”

“真正拥有无限力量的是爱,这种爱并不仅属于母亲,在你要孩子之前,不是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吗?但因为身体所遭受的苦痛,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甚至于觉得自己不配做妈妈,这是错误且没有必要的。”

“母亲从来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代名词,爱是平等与尊重,是互相扶持与理解,过度拔高母爱是人类社会的谎言,他们希望母亲不顾一切地付出,然后从中获利。”

“我们选择成为母亲,不是为了某个目的才要孩子,更不是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够得到延续,都是出自爱,我爱你,所以才想要生下你,你爱她们,所以也想要带她们来到人世间,是不是?”

秋漾吸吸鼻子,嗯了一声。

“把这当成一个新的尝试吧,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不是吗?”

有奚寒在,秋漾总是很好哄,她很快便不哭了,靠在母亲怀里,像小女孩一样渴求安慰与拥抱,每当这种时候,秋国华总是多余的,母亲与孩子之间天生便比父亲更加亲密,更容易彼此信赖,谁叫他没有子宫呢?

没有子宫的人没有发言权。

被妈妈安慰之后,秋漾慢慢调整了心态,她并不是每天光吃不动,对身体好的事情通通都做,因为是第一次当妈妈,所以很多时候会害怕,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在选择当妈妈之前,她也是自己妈妈的心肝宝贝呀!

就这样,在大家的呵护与关怀中,小朋友们终于即将来到这个世界。

秋漾怕疼,顺产是不可能的,她原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亲眼看到从自己身体里诞生出的两个小朋友之后,心中生出了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她下意识寻找陪产的妈妈,奚寒一直握着她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真勇敢,漾漾,你真勇敢。”

她说着,居然落下泪来。

秋漾生了两个小公主,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一开始还红通通皱巴巴,没两天便长得白白嫩嫩,两双大眼睛格外有神。

秋漾没有喂母乳,她看了科普后根本受不了那种疼,秋国华二话不说抱着孩子就去上了户口,姐姐跟秋漾姓,妹妹跟奚寒姓,姐姐小名叫瓜瓜,妹妹小名叫果果。

秋漾所谓的喜欢小孩子,是喜欢那种长得漂亮听话乖巧的小朋友,让她去给小朋友换尿布喂奶洗澡洗头,可真是难为她了,秋国华请了专业育婴师跟月嫂,小朋友们的日常生活完全不需要秋漾担心。

她在忙着休养运动的同时也感慨,得亏她家有钱,雇一大堆人照顾两个小朋友不吃力,如果她只是个普通上班族,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要小孩的。

但小朋友们的诞生,确实为秋漾带来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幸福跟快乐,她不需要面对任何烦心事,只要有空的时候陪小朋友们玩一会就行,这时间一长,就发现两个小朋友都很让人省心,除了吃就是睡,偶尔大晚上哭闹也不用秋漾带。

生完孩子没两天,秋漾便行动自如,虽然有了两个小朋友,但她永远是爸爸妈妈最爱的大宝贝,瓜瓜果果跟她比也得往后站。

等到小朋友们满月,早已乐不思蜀的秋漾终于想起那个可怜的、被她忘到九霄云外的男人,她心底略微歉疚了那么三秒钟,随后快乐地给两个小朋友拍照,到时候让他看看照片跟录像带也就是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真的把人给忘了,秋漾还把玉佩和镯子拿了过来,分别塞到瓜瓜果果的襁褓中,然后咔嚓一声——

随后,秋漾拿着相机,有点懵。

她站在原地不动,自然被秋国华注意到了,今天是瓜瓜果果的满月宴,来往的都是亲朋好友,除却专业摄影师之外,秋漾也拿着相机东拍拍西拍拍,但人怎么突然站着不动了?

“漾漾,你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秋漾放下相机,揉了揉眼睛:“爸爸,生孩子后遗症那么多,你说我不会年纪轻轻就老花眼了吧?”

秋国华一听,立马道:“爸爸带你去做个体检!”

秋漾很确定自己刚才为了给瓜瓜果果拍照,是特意把玉佩手镯都拿过来的,可就是按快门的一瞬间,怎么玉佩跟手镯都消失不见了?

而且照片上也完全没有这两样物品的痕迹。

秋漾决定回去看看自己放东西的位置,也许是她记错了,根本就没拿过来?

但是保险箱内空空如也,她确实就是拿来了呀!

……她不会没法再去大齐了吧?!不会从此以后就跟圣人天人永隔了吧?!

不信邪的秋漾上去在小朋友的襁褓里摸来摸去,还不死心,万一是掉到襁褓缝隙里了呢是不是?但摸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秋国华闹不明白自家姑娘在找什么,就问:“漾漾,你找什么,要不要爸爸帮你找?”

秋漾哭丧着脸:“……可能找不着了。”

她把事儿一说,秋国华差点左脚绊右脚当场摔倒:“真的吗?你确定你拿过来了吗?”

“我确定啊。”秋漾委屈坏了,“本来想拍张照片证明一下我的心意,谁知道就按个快门,什么都没了!”

秋国华头一回遇到这种灵异事件,赶紧去求助奚寒,一家三口望着婴儿车里的小朋友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玉佩跟镯子……咻的一下就找不着了,你说这找谁说理去啊!

就这样愣了半天,秋漾叹了口气:“没办法,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呢?不回去就不回去吧,我的心永远与圣人同在。”

说着,很虚伪地在心口划了个十字,一看就知道,压根没走心。

第80章今日份的承文帝。

这东西没了也是没办法,再怎么难过都无济于事,所以秋漾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两个小朋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眨巴着大眼睛,嘴里嘟哝着谁也听不懂的婴语,时不时还咧着小嘴儿笑。

她们长得实在是太可爱了,秋漾每次看到都感觉自己被萌得一脸血,白白嫩嫩胖嘟嘟,小女孩怎么可以这么讨人喜欢呀!

弯腰把瓜瓜抱起来,小朋友对妈妈身上的气味很熟悉,咿咿呀呀地伸着小胖爪爪,秋漾把女儿的小手捧在掌心,轻轻戳戳手背上的肉窝窝,平时她是很注重卫生的,小朋友抵抗力差,秋漾一般不怎么亲她们,抱孩子之前也一定会先洗手。

果果看见姐姐被抱有点激动,小胖腿一蹬表示抗议,秋漾再把她也抱起来,果然,不用换尿布擦屁屁喂奶的小朋友才是最可爱的,现在她看到女儿,那种爱得不行的感觉又回来了。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