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国宋二小姐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民国宋二小姐 第127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凶手的内应,范围就锁定在女佣吴嫂和四喜身上。

宋凤宁记忆里,吴嫂曾经是江家的女佣,江墨林信任的人,四喜是刚来的,自己当天情绪不高,吴搜把人留下,没带四喜来见自己,据说这个四喜是乡下人,进城不久。

回警察局,罗平让夏遇春拿来女佣吴嫂和四喜的供词,递给宋凤宁,说:“这是余婉秀死的当天,一干人等录的口供。”

宋凤宁才知道那个清秀的女孩叫余婉秀。

看吴嫂的证词,她注意到其中一段。

警察问:男主人和女主人的关系怎么样?江墨林和余婉秀吵架吗?

吴嫂回答:关系很好,女主人性情温柔,男主人是读书人,温文尔雅,两人没发生矛盾,没争吵过。

宋凤宁觉得这一处不太合常理,余婉秀知道江墨林要娶会长的千金,不作不闹。

宋凤宁见过余婉秀两次,看上去是好人家的姑娘,看江墨林的眼神似乎非常爱他,一定受了江墨林的欺骗,得知江墨林另娶她人,逆来顺受,没有一点嫉妒?

前世当晚她得知江墨林要成婚的消息,在电话里同江墨林大吵一架,两人决裂,她准备第二天搬出去。

难道余婉秀就甘心没有名分,不明不白地给江墨林做外室,余婉秀也是读过书的。

吴嫂证词里说男主人三四天没过来,命案发生那天同平常一样。

至于关窗一事,警察问,吴嫂说,要下雨了,她记得窗户好像都闩上了,但是半夜风大,是不是刮开了,不得而知,因为那天晚上她头疼,吃了药,早早上床睡下,一觉睡到天亮,早晨起来发现女主人被杀,半夜发生什么一点不知道。

宋凤宁在四喜的证词里找到了,下雨前四喜挨个房间检查窗户是否闩上,确定都关严了。

四喜说自己刚到新地方,开始躺下没睡着,后来就睡熟了,夜里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

宋凤宁详细看了四喜所有的证词,发现一个问题,四喜说她拖完地,外面下起雨。

眼前闪过地下室里放着的水桶和拖布,如果有人下雨之前进来,躲藏在地下室里,四喜放拖布时能看见,证词里,她只字未提。

从这点推断,四喜说了谎。

宋凤宁把观点同罗平说了,罗平道:“单独提审这个女佣四喜。”

四喜被警察带进来时,这个乡下丫头见人低着头,有点胆怯。

她一进门,屋里站着警察,加剧了她的紧张,坐在桌后的罗平,唇抿成一条线,面部线条凌厉,四喜看他一眼,这不是上次审她的警察,心虚地避开深邃锐利的目光,坐在对面,紧张地揪着衣角。

罗平凝眸盯着她,开门见山,“你说谎了。”

四喜吃惊地抬头,瞬间迅速低下头,不敢正视,小声嗫嚅,“我没说谎。”

罗平:“你进过地下室,我们查看现场,地下室藏着人,你却说没看见,你是凶手的同谋。”

他不是疑问,而是十分肯定的语气。

四喜一下慌了,慌乱地否认,“不,不,我没有…….”

“没有什么,凶手藏在地下室,你当时为什么不出声,替他隐瞒,你包庇凶手,难道还说不是和凶手是一伙的,你和凶手是同罪。”

罗平加重语气道;“按民国的律法,杀人犯和同谋将被判枪决。”

乡下丫头没见过这个场面,被罗平一吓唬,顿时惊慌失措,“我和他不是一伙人的。”

罗平静待她说下去。

四喜小声说;“我和他定过亲,可他杀人的事,我不知道,我以为他走了,我去地下室看过,没有人。”

“你把你看见的告诉我们,我们查清你没罪,才能救你出去。”

罗平缓和了口气。

四喜语无伦次地说了事情经过,她发现地下室藏着人,而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她进城半年了,想脱离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说,他进城找她,身上钱花光了,想到大户人家偷点东西,第一次行窃就遇见了第一天来做工的四喜,威胁四喜如果叫喊,他就说她和他是一伙的。

四喜不敢声张,告诉他躲在这里,等吴嫂睡了,他马上走。

四喜知道未婚夫藏在地下室里,心里惴惴不安,上半夜没睡着,后来悄悄去地下室看,没人,以为他已经走了。

她的这些话不像说谎。

罗平问;“你的未婚夫叫什么名字?”

“郑大发”

“他住在哪里?怎么能找到他?”

四喜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突然想起来,说:“他好像说了一句,住在我们乡下一个熟人的家里。”

“那个熟人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名字不知道,拉洋车的。”

罗平立刻命令警察查所有黄包车夫。

宋凤宁问;“我能看一眼尸体吗?”

“可以。”

两人去停尸房,案件没破,尸首停放在警察局的停尸间。

罗平掀开蒙着尸首的白单,映入眼帘的死者眼睛瞪得大大的,女人似乎吃惊的程度盖过恐惧。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