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娇瘾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娇瘾 第97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比赛赢得实至名归。

实况直播在公布比赛名次后掐断,沈姒跟阿依谢姆拥抱了下。

“其实我占了选题的优势,如果抽到了《飞天》那一组,我并不如你。”

“别这么说,”阿依谢姆私底下是个很开朗的姑娘,虽然普通话说得有一点蹩脚,但还是乐于交流,“综合实力我不如你,我只擅长一个流派,总不能指望每次都抽到擅长的东西,对吧?”

她拍了下沈姒的肩膀,眨眼,“祝你拿到冠军,这样我只是输给了冠军,说出去多有面子。”

沈姒哑然失笑。

她正想说“改天聚一聚,我还想跟你请教下敦煌流派的舞蹈”,身侧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

舞台上的一块金属板松动,大约是升降台附近的位置。

一个伴舞正好经过,失足掉下去。

本来只是卡了脚,她一惊慌挣扎,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周围几块都松动了,整块区域要往下陷。

这要是摔下去,三米的距离,不说血肉模糊,骨折没跑了。

周围几个人惊慌地叫保安。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沈姒几乎没思考,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手卡着金属板,一手拽住了人。

“沈姒!”

现场嘈杂而骚动,鼎沸的人声里,一道低沉的男声冷厉地传来。

沈姒一冲上去,有人带了头,周围人像是反应过来了,纷纷上前。

金属板有些松动。

“救救我,救救我,”伴舞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哀求地看着她,“你别放开我。”

危险出现之前,沈姒腕上一紧,有人牢牢的握住了她。

危险又凌乱的场面之下,她死死拽着伴舞的手,感觉到有人拽劳自己,略松了口气,但也没时间看心情去看,是哪位好心人干了件好事。

两人很快被拉了上来。

伴舞惊魂未定地被人扶着,几乎站立不稳,半晌都没回过神。

“你不要命了!”握在沈姒手腕的力道没松,反而狠狠一紧。

沈姒抬眸,对上一双漆黑沉冷的眼。

齐晟声色俱厉,漆黑的眼眸冷冽如刀,割在人身上,凌迟一样。他整个人阴鸷而沉郁,气场过于迫人。

沈姒在齐晟的视线里,看到了紧张。如此直白,甚至是从未有过的不加掩饰。

“我没事。”沈姒想宽慰他。

话是这么说,她手上被金属板划破了一道,膝盖上也磨了一块青。

沈姒缩了下肩膀,弱弱地说了一句,“我根本没时间想那么多,而且如果我不管她,当时那种情况,她摔下去,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跳舞了。”

她是一个热爱跳舞的人,她知道对这些人来说,毁掉梦想有多可怕。

齐晟看着她,眉眼是阴戾的,薄唇是紧抿的,但到底什么也没说。

他在她面前,附身而下。

还在舞台上,他一手扶住沈姒的后背,一手捞起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一言不发地朝台下走去。

公主抱。

沈姒惊呼了声,下意识地勾住了他的脖颈,两秒后反应过来,推了推他,“你赶紧放我下来,会被拍到的。”

“已经拍到了。”齐晟掀了掀眼皮,朝其中一个闪光灯看了眼,低眸,看向她时不冷不淡地说了句,“你现在想跟我划楚河汉界,是不是太晚了?”

“对你来说难道不是小事?”沈姒继续推他,只觉落在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声音忍不住低了低,“不是,你又不是没有公关掉的能力。”

在座上万人,多少双眼睛和耳朵,其实很难压消息。但只要齐晟不想听到风言风语,照片或者音频,任何有力的证据都不会流出去。

没人敢编排到他的头上,这些平台跟蓝核和华晟沾亲带故,说姓半个齐也不为过,线上线下任何一家媒体或者平台,只会不约而同守口如瓶。

不管在场的人怎么传,网上发酵不起来,就掀不起多少波澜。

“不想花钱公关。”齐晟淡道。

“传出去有人乱说怎么办?”沈姒诧异他的反应,心里急得不行。

齐晟勾了下唇,“那就公开。”

“可是,”沈姒反应了两秒,很轻地啊了一声,“你说什么?”

冷光之下,万千浮尘飘荡在稀薄的空气里,覆盖在两人周身,像是宇宙之中,漫漫长夜里的星辰,缈然、浩瀚,如旷野雨落一般莫名让人心安。

齐晟看着她,沉冷的眼被漆黑的碎发遮挡了些许,嗓音低沉:

“我爱你,应该全世界都知道。”

沈姒怔了下。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