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 第79节(2 / 2)
上一页 书页/目录 下一章

冯风华怎么敢的呀?!

郝芷气得要死,小帅哥的心情也一团糟。

爷爷昨天跟他说过,这次的相亲对象是很厉害的玄学天才,让他一定要好好表现,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他才来的,想着如果对方真的是个天才,以后遇见也好有个照应。

一开始看到郝芷,他还觉得郝芷年纪小又漂亮,来相亲肯定也是被家人逼得,想着自己要绅士,才主动提出可以让对方拒绝得有面子一点,可几句话下来,她动不动就直呼他爷爷的大名,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玄学圈向来都是年纪越大越吃香,而且男女比例差距极大,在他的想法里,郝芷再怎么天才,也只是跟他们这些同龄人比一比,可能连真正的鬼都没见过。

就是一个小女孩,凭什么这么不客气的对待他爷爷?

还扯什么古籍,她一个小姑娘,能看得懂么?

好在冯风华估计是知道自己这么做准会惹怒郝芷,提前把古籍交给了孙子保管,小帅哥把盒子往郝芷跟前一推,说:“你要的古籍,给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显然是不想再跟郝芷多待。

谁知道刚刚起身,就被郝芷拦住了:“等等。”

“干嘛?”不是不想相亲么,不会是演的吧?

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郝芷说道:“你印堂忽然发黑,走大门估计要倒霉,从后门走吧。”

“……”

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起一阵自作多情的羞辱感,小帅哥才不相信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能看出来什么,白了她一眼就走了。

还印堂发黑,他爷爷就是玄学圈最厉害的大师之一好么!真要倒霉的话,他爷爷刚才怎么不跟他说?

小帅哥一阵腹诽,不过他显然忘了算命里一个最基础却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事实,那就是一个人的运势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时随地在改变的。

大步流星的出了门,小帅哥低头给爷爷发短信的工夫,一抬头,面前忽然停了辆漆黑的suv,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很不客气地对他说道:“我老板想见你一面,问几个问题。”

说完不顾他有没有答应,直接推开车门,把他推了进去。

一上车,就对上了一双充满混血感的灰蓝色眼眸。

季先生眼神凶险,语气毫无起伏地问他:“你要给郝芷看什么宝贝?”

活像是一只因为自家媳妇儿被骚扰而炸毛的缅因猫。

第98章她还是个孩子啊!……

郝芷最终还是联系上了冯风华。

这个家伙还挺鸡贼,知道郝芷一定会生气,早早就把郝芷的联系方式屏蔽了,还是同行在群里说郝前辈把他做的事情全部曝光了出去,扬言他再不出现,就要把他们家独苗苗给撕票了,才急急忙忙的出来认错。

结果当然是被郝芷一顿臭骂。

不过看在古籍是真的的份上,郝芷没骂得太久,末了还提醒冯风华:“你那孙子不想相亲,估计是金屋藏了个娇,你回去好好查查吧。”

能让郝芷特意的提醒,这个“娇”肯定不是普通人,很大概率可能是个邪祟。

冯风华听了脸色一紧,自己掐指算了一卦,脸色有些惊异不定:“可我给他算过,他是个孤独终老的命格,一生跟他有关系的女人不会超过三个,其中还得包括他妈妈和他奶奶。不瞒您说,他的天资聪颖,也是我最得意的弟子,这金屋藏娇……”

他倒不是不相信郝芷,只不过不太敢相信自家孙子会栽在邪祟身上。

而且他跟孙子算得上是经常见面,也没察觉他身上有鬼气啊?

郝芷却说:“已经成型的邪祟,他或许会防备,那若是还没变成邪祟,他们就认识了呢?”

没成邪祟,那就是生前认识的了?

冯风华沉思片刻,忽然想起什么,连忙跟郝芷告辞:“多谢前辈指点,我先回去看看,稍后会有人将酬金送上门。”

“没事,不急。”郝芷摆摆手,大家都是玄门中人,又不怕他跑了,“不过我刚刚还给你孙子算了一卦,你到时候顺便结了吧。不贵,八万。”

冯风华:“……”这几乎是他一场法事挣的钱了。

同行的钱你也挣得这么狠啊!

郝芷但笑不语。

让你特么的坑人!

*

冯风华得到郝芷的指点之后,急急忙忙的往孙子家赶。

路上他打电话给了正在外边做法事的儿子和儿媳,开门见山地问:“我记得你们之前说给孩子定了个娃娃亲来着?是哪家的孩子?”

儿子儿媳都很诧异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么久远之前的事情,不过还是立刻回答道:“那是我们那时候玩的比较好的几个朋友之间开开玩笑而已,做不得数的。而且您自己不是也说了么,太草率,我们就也都没当回事,后来我们联系也少了……”

说什么娃娃亲,其实也就是看着两家孩子比较可爱,而且两家关系也不错,就趁着酒劲开个玩笑,后来两家没了联系,关系淡了以后,也就自然而然没人提起这事,完全忘记了。

要不是老爷子提起,他们都想不起来呢。

本来以为老爷子就是操心孩子的婚事,病急乱投医,才想到这上面,谁知道老爷子还挺认真的,听他们说没有联系了,语气顿时紧张起来:“那你们现在还能不能联系到他们家?他们家闺女现在在哪儿,你们知不知道?”

“这……”

夫妻俩犹豫了一阵,儿子说:“我们两家都已经十好几年没有见面了,这我们哪儿知道啊?”

儿媳以为他是把主意打到了人家那个小闺女身上,笑道:“爸,您就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不是算出来了,他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儿,而且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吗?说不定哪天,他自己就遇到了!”

上一页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