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阳雨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太阳雨 第79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只要伤口在愈合,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下)

后来嫌吵的时濛表示想和傅宣燎当一段时间的陌生人,一直到他比赛完。

傅宣燎坚决表示不可,然后乖乖降低存在感,给足了时濛空间和时间,等到比赛当天才开车来接,并当着时濛的面给自己的嘴拉上拉链,意思是绝不会影响他。

决赛是现场作画,傅宣燎像个在考场外等孩子出来的家长,看见时濛出来,立刻迎上前:“怎么样?”

时濛不说话,表情看不出喜忧,只垂头盯着自己的右手瞧。

傅宣燎忙安慰:“没关系,这次没发挥好还有下次,等手好了……”

时濛没理他,转脸招来一辆出租车,丢下一句“我先走了”,然后扬长而去。

留下傅宣燎在原地一脸莫名,心说这陌生人难不成要当到比赛结果出来?

郁闷之下,傅宣燎跑去找老朋友诉苦。

高乐成听说他重新拟了份合同,除了生效时间拉长到生理死亡之前,以及将周六改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其他内容与先前的差不多,咋舌道:“这不等于把自己的一辈子套牢了吗?作茧自缚,诚意满满,真会玩。”

傅宣燎叹气:“可是他都不肯打开看。”

“他是不是还在气你啊?”

傅宣燎愁容满面:“新仇旧恨加起来一卡车都装不下,有得气了。”

嘴上灰心丧气,行动上丝毫不曾懈怠。

喝了两壶消愁茶,傅宣燎开车往城东去。

那里有他年前买的一套房子,今天阿姨发消息说把日用品都送去了,让他没事去清点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缺什么。

车子拐进小区大门,停到地下停车场。

也是一套大平层,因为傅宣燎记得时濛先前去他家时在落地窗前站了很久,城市的璀璨灯光映在他眼里格外漂亮。

乘电梯往上时,傅宣燎还在想明天要不要抽空跑一趟家居广场。时濛在审美上挑剔,他没敢把软装这块全交给装修公司,打算亲自去选,必要的时候还想联系几个买手,去国外弄些别具一格的装饰品回来。

他把这里当做和小蘑菇未来的家,自是尽心尽力。

只是时濛连那纸盒都不肯打开了,更不可能……

这么想着,傅宣燎蔫头耷脑地掏钥匙开门,玄关的感应灯亮起时他还没察觉到什么,直到低头,看见鞋柜旁摆着的一双鞋。

时濛畏寒,屋子里必须有暖气,房子刚买下水电还没进场,傅宣燎就计划好要在里面铺设全屋地暖。

而眼下,地暖显然已经打开多时,傅宣燎脱了鞋踩在地板上都不觉得冷。

他近乎踉跄地跑进去,福至心灵般地推开主卧房门,只见入目之景皆覆了一层暖色调的黄。

床头灯也亮着,一道颀长身影背对着他跪坐在地上,光着脚,正弯腰将衣服从摊放的行李箱里一件件往外拿。

听到开门声,那人扭头望过来,是一张傅宣燎魂牵梦绕的面孔。

时濛冲他弯唇,眼睛里也落满星星般细碎闪耀的光。

“我住这间,行吗?”

注定不平静的一晚,两人光是拥抱就花去不少时间。

傅宣燎呼吸急促,连声音都带了哽咽,抱着时濛一会儿说“谢谢”,一会儿“对不起”,语无伦次。

好半天才平复情绪,傅宣燎弓腰趴在时濛肩上,像个难哄的大小孩。

被问到什么时候看到的,时濛轻轻拍傅宣燎的背,说:“早就看到了。”

在他回枫城处理事情的当天。

傅宣燎哼了一声,有不满却不敢发作似的:“那现在才来?”

时濛说:“比赛结束了。”

“哦。”傅宣燎故作冷漠,“忙的时候不理我,不忙了才想到我,那叫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时濛看穿他的故意,心说幼稚,却遂了他的心愿,说:“钥匙一直带在身上,比完赛时间还早,就先回去收拾……”

没说完,就被傅宣燎接过话去。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说,“你不需要解释。”

你什么都没做错,你那么好,我可以自己发现,解释这件事对你来说,从头至尾都不需要。

而这话,令时濛想到从纸盒里找到的另一样东西,来自傅宣燎的一封信。

傅宣燎显然没什么写信的经验,格式乱七八糟,字倒是方圆端正,一笔一画。

他在信里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最近发生的事,梦到的人,还有期待的未来的生活。

他说: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放我进来,希望你不会。你不需要后悔,而且后悔这件事不适合你,交给我来就好。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