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阳雨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太阳雨 第78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傅宣燎低头,亲吻那原本纹着火焰,如今还如火焰般炙热的皮肤,低声说:“你还在我心里,只要我的心还在跳。”

时濛抱着他的脖颈,感受动脉一突一突的碰撞。

手指插进他的头发,慢慢收紧,时濛忍不住问:“如果不跳了呢?”

“那就赶紧投胎,转世,来找你。”埋首在时濛怀里,傅宣燎将疯魔话语说得如祷告般平静,“不管你想不想要,你的人生,我必须参与。”

作者有话说:

这边有一小段对话和47-48重复,那边改了一下,不是重点,无需回顾

第63章(正文完)

(上)

这晚,两人从卫生间到外面的落地窗,再到床上,一刻都没分开。

天快亮的时候,时濛精疲力竭,眼睛都睁不开,傅宣燎虽尚有余力,倒也不想一次就把小蘑菇累坏,歪靠在床头,臂膀给时濛当靠枕,闲不下来的手指拨弄他的头发玩。

“我去剃个寸头怎么样?”傅宣燎突然说。

时濛动了动,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为什么?”

“你都能为我剪头发,我也得表示表示。”

“不是表示过了吗?”

“什么?”

时濛抬起软绵绵的手,戳了戳傅宣燎胸口文身的位置。

“这个不算。”傅宣燎说,“画得又不好看。”

“好看啊。”时濛却说。

傅宣燎当他开玩笑:“我就学了一周绘画。”

时濛拿出了业界大拿的架势:“我说好看就好看。”

傅宣燎愣了下,而后笑了:“行,好看。”

仿佛被小蘑菇纳入菌盖下,心想原来相爱是这样的感觉,甜蜜,又有一种被另眼相待的安全感。

如果这个时候没有外人煞风景的话。

时濛睡不着,拿出手机翻看,收到一条昨晚的消息。

来自卫良骥,对方不知从何得知《焰》更正了作者名的消息,因为人在外地出差只能通过短信表示祝贺,并借此邀请时濛共进晚餐。

时濛看消息的时候没避讳,傅宣燎跟着瞄了一眼,当即嗤道:“阴魂不散。”

“他是好人。”时濛说,“他告诉我应该舍弃过去,发展一段稳定、健康的关系。”

傅宣燎第一个举手报名:“我姓稳定名健康。”

把时濛逗笑了,他弯起眼睛:“你是兔子。”

“稳定健康的兔子。”

“是火兔子。”

“火兔子那不都熟了吗?”

“嗯,香。”

“……该不会是饿了吧?”

时濛点头:“嗯。”

傅宣燎立马从床上起来,穿衣服下楼买吃的。

这个点外头早餐店都没开门,只能在24小时便利店买点熟食对付着。

没吃上兔子肉的时濛咬了傅宣燎好几口,傅宣燎问香不香,他说臭。

傅宣燎以为身上有汗味,便去卫生间冲澡,刚进去时濛又跟了来,困得哈欠连天,哼唧道:“也不是很臭。”

被他的口是心非弄得没办法,傅宣燎带着时濛一块儿冲了个澡。

顺便趁时濛神志不清讨便宜:“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给我?”

时濛甩甩脑袋:“没有啊。”

“有,你再仔细想想。”

时濛想不出来,询问地抬头看傅宣燎,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不设防的依恋。

傅宣燎的心又软成一滩水,他弯腰,凑到时濛耳边,贴得太近,唇都蹭到耳廓。

“名分。”他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问时濛,“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

过来人都说,不要在不够冷静的时候做决定,时濛当时只觉得耳朵热得厉害,心脏也扑通扑通狂跳,可以说是非常不冷静了。

于是时濛没回答,不为男色所动地歪到傅宣燎肩上装睡,然后听到那人低笑一声,很无奈似的叹了口气。

次日天晴,又去海边闲逛,看见渔船驶入港口,两人都觉得熟悉,却很默契地什么都没提,而是牵紧对方的手,在海滩留下两串脚印,回头看它们被涌到岸上的海水抚平。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