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嗣兄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嗣兄 第82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皇帝略一思忖:“可你不是要去御药房吗?哪还有精力建女学堂?”

那以后属于他的时间,岂不是更少了?

许长安摇一摇头:“不是我,是端敏长公主。”

“端敏?”皇帝微讶,“你跟她怎么熟起来了?”

端敏长公主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已出嫁多年,驸马亡故,膝下无子,日子非常闲适。

“四月份的时候,长公主身子不适,我帮着看了看。”

一来二去就多说了几句,话题不知怎么就拐到了慈幼局。然后说到那些女童的遭遇,说到学本领,说到建学堂……

端敏长公主无儿无女,又不耐烦参加各种贵女宴会,各种玩乐早就倦怠,可偏偏对学堂这件事格外上心,甚至还愿意贡献空置的宅院,延请西席。

许长安先时只当她是一时兴起,后来发现她是认真的,还做了很大一部分的准备工作,遂同皇帝郑重提起此事。

“我想动用我的银钱……”

皇帝不以为意:“你的私房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许长安笑笑:“我知道,可我们是夫妻嘛。”

两人曾经矛盾重重,可如今既要过日子,那肯定要把话摊开说在明面上。

这句话很好地取悦了皇帝。

许长安分身乏术,不能全身心投入女学堂的事情,但给一些银钱资助还是可以的。

她是真的忙碌,好在后宫人少,事情也少,有郑太后在,不用她太操心。

她真心实意感激郑太后,这个婆婆越来越有母亲的感觉。

十一月初,郑太后过寿。

许长安捧了一杯酒,敬献太后:“母后,我……”

祝福的话语就在嘴边,她心念微动,忽的想起一事,惊喜一下子上涌,她的眼睛亮若繁星。

“怎么了?”皇帝敏感察觉到她的异样,“长安,出什么事了?”

许长安握住他的手,抬眸看向他,声音极低:“没有出事,只是文元,大概要做哥哥了。”

第80章结局他还有一生的时间

皇帝微怔,继而有狂喜涌上心头,眸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真的?”

他激动之下,声音微颤,连眼眶都有点发热。

许长安倒镇定得多,轻轻点一点头:“应该是真的。”

不顾旁人在侧,皇帝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

他这动作太过突然,以至于许长安手中的酒盏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皇帝惊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两人现在关系和睦,可他心里未尝没有遗憾。他们曾分开四年,她有孕、生下文元,以及文元三岁之前,他都不在她身边,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如今骤然听闻她有孕,他激动欣喜,有些手足无措。

许长安只摇一摇头:“我没事,你不用紧张。”

郑太后没听清他们的对话,也不知出了何事,让他们近前,关切地问:“发生什么事啦?”

皇帝眼角眉梢都向上扬起,神情愉悦:“母后要多一个孙子或是孙女了。”

“啊呀?当真吗?”郑太后喜不自胜,急急忙忙问,“太医怎么说?有没有哪里不适?”她随即又瞪了儿子一眼:“你还让她站着干什么啊?快叫她坐下啊,不怕累着她呢?”

郑太后是真的欢喜,只有一个文元,到底还是太少了一些。

见这母子二人,一样的惊喜紧张,许长安不由地笑了。她哪有这么娇贵?

郑太后寿诞当天,许皇后发现有孕,可谓是双喜临门。

太医院的罗掌院再次为许长安诊脉:“恭喜皇上,恭喜娘娘,确实是喜脉。”他略一停顿:“娘娘擅长医药,该注意的地方,想来也不用老臣细讲……”

“罗掌院只管讲就是了。”许长安微微一笑,态度温柔,“我要学的很有很多。”

她虽学医,可着重学的是制药。单论医术,又怎能与经验丰富的罗掌院相比?

“是。”罗掌院不再谦逊,拱一拱手,细细叮嘱。

许长安认真听着,一偏头,发现皇帝比自己更认真。

她自小学医,又曾生育过,也算是有经验。但皇帝担心紧张,仿佛她是一块易碎的珍宝,小心翼翼,连碰她一下都恐碰坏了她。

皇帝命人将整个永华宫铺满绒毯,又亲自挑了稳重靠谱的宫女内监,还试着跟她商量:“要不,你先不去御药房?”

怕她误会,他又补充解释:“不是我出尔反尔,不让你去。只是你有孕在身,理当多多注意。”

许长安有些无奈:“也不必这么紧张,怀着文元的时候,我还不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确切地说,那个时候她要比现在要难多了。要找人、要照顾生病的父亲、要打理金药堂,还要坦然面对各种流言……

而且那时她做好了独自一人抚育孩子长大的打算。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