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嗣兄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嗣兄 第79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在湘城老家,许长安挂念的,除了父亲,还有寄住在许家的表妹陈茵茵。

陈茵茵两年前由县令朱大人做媒,与同在湘城的魏焕订亲,本来已拟定了婚期。可惜魏夫人因病离世,魏焕需守孝三年,因此这婚事就耽搁了下来。

许长安原本以为,父亲这次进京,会带她一起的。

“没有。”许敬业摇头,“没让她过来。铺子里的事儿得有人照看,我就让她先管着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他没说,他害怕皇帝报复,想着少来一个是一个。

许长安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一点头:“嗯。”

她是没想到,父亲会暂时放手交给表妹打理。表妹这两年学管家之余,也跟着学一点医药,称不上精通,只能算是略通药理。不过,肯定是比父亲许敬业要强很多的。

金药堂早已走上正轨,有姜师傅、张大夫等人帮忙,表妹只要不胡乱行事,维持下去,并不太难。

京城金药堂这边,小五青黛等人,早就在等候了。

——先时许敬业进宫,宋妈妈等人则辗转到了金药堂。

和上次一样,小五再次将账本呈给少东家看,又主动说起药铺里近日情况。

少东家信任他,他决不能辜负少东家的信赖。

许长安看后,并未多说什么,她想起另一件事:“小五,如今宋妈妈进京了,你们那件事是不是该同她说了?”

一旁的皇帝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知是何事。

小五脸胀得通红,他搔了搔头:“说的是,今天就说。”他兴奋之余,又有些许不安:“我就怕,就怕她不答应。”

“大丈夫做事,何必畏首畏尾?”许长安轻笑,“成与不成,总得说明白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小五近两年成长很快,除了家里差点,没什么毛病。以她对宋妈妈的了解,这件事成功的几率很大。

小五郑重点一点头,握紧拳头:“好!”

他施礼离去,皇帝则站在许长安身后,佯作无意:“你们说的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这个小五,可是长安的心腹,跟随她好几年了。

许长安瞥了皇帝一眼,见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很好奇”,她不由地失笑,也不瞒他:“是小五和青黛的事情啊。”

“哦,是这个啊。”皇帝眉梢轻挑,“你说过。”

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

刚听小五说,想要娶青黛,宋妈妈吓了一跳。她才进京,舟车劳顿,这还没歇好呢,就有人说要娶她女儿?唬得她连忙将女儿叫到跟前,细细询问。

得知两人彼此有意,并无越礼之举,宋妈妈松一口气,轻咳一声:“小姐怎么说?”

做下人的,到底还是不能由着性子来。

小五笑笑:“少东家让问您的意思。”

宋妈妈心想,这就是不反对了。她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不过也得按着规矩来。”

还在湘城时,她对小五印象就不错。如今小五帮忙打理金药堂,前途不可限量,她心中更是满意。

小五喜不自胜:“宋妈妈放心,我绝对不会委屈了她。”

宋妈妈心里越发的欢喜,面对着未来女婿,不由地端了几分架子:“小姐说问我的意思,那我的意思就是,你去请个媒人,总不能说你们是私定终身,传出去多不好听……还有啊,这事儿定下来以后,你们就得避嫌,不能老见面……”

寻常情况下,下人之间并没有这许多规矩,都是主子指配,就算一家人了。但是小姐允他们自定,宋妈妈颇为自得,怕人说闲话,又想拿一拿乔。

小五倒不以为意,喜滋滋应了,还认真思考:“您觉得,老秦师傅做媒怎么样?”

“老秦是哪个?制药的大师傅?你要是能请动他也行啊。”

……

事情定下来时,许长安这边刚安顿好父亲。

小五眉飞色舞同她说起这好消息:“少东家,成了成了!宋妈妈答应了!”

许长安笑笑:“那就恭喜你们了。”

“可惜有一点。”小五心下遗憾,“宋妈妈说,成婚之前,得避嫌,不能见面。我打算以后每晚歇在铺子里,尽量不往后院去。”

他既然答应了宋妈妈,肯定要认真去做。不然万一宋妈妈生气,反悔了怎么办?

许长安眉眼弯弯,只轻轻“唔”了一声。

她当年收留小五时,可没想到他会和青黛走到一起。

在回宫的马车里,许长安想起青黛和小五,感慨良多,同皇帝说道:“咦,按宋妈妈说的,大典之前,我们是不是也要避嫌啊?”

说这话时,她望着皇帝,清亮的眸子里蕴满了笑意。

皇帝直接将她拉进怀中:“这不一样,咱们早就是夫妻了,还避什么嫌?”

反正天下人皆知,他们五年前就成婚了,也就是缺个典礼而已。

许长安没有反驳他,只是笑了一笑。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就到了二月下旬。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