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斗罗之金银龙神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番外 木槿花开(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在武魂殿所设立的武魂学院中,有着天、地、玄、黄四个不同层次的班级,每一个级别的班级,对应着其中学员不同的天赋。

其中,天字班,也是武魂学院中所有天才们汇聚的地方。

这天字班一共被分为九个班级,其中,天字班一班是武魂学院的顶尖人才所在,其学员天赋也是其他几个班级的学员所望尘莫及的。

而天字班二班和天字班一班相邻,能够进入天字班二班学习的孩子,他们也无一不是天赋异禀的存在。

武魂城鼎鼎有名的大家族莫家的子弟,莫云和他的姐姐莫槿,便是这天字班二班的学员。

或许是因为莫槿喜欢木槿花,也或许是因为莫槿本身就讨厌她的姓氏“莫”,因此,天字班二班的学员们皆是称呼她为“槿”。

木槿花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春去秋来四季轮转,皆是生生不息。

木槿花美丽且洁白无瑕,象征着历尽磨难而矢志弥坚的性格,也象征着红火,象征着念旧、重情义。

坚韧、质朴、永恒、美丽,这都是木槿花所拥有的美好品质。

槿希望自己可以像木槿花那般,保持最初的自己,不被他人所伤害。

但是,她觉醒的绿毒弩武魂,却注定她将成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哪怕她是莫家的嫡系子女,但仅仅是因为她的武魂并不是莫家的传承武魂绿蝎王,而是变异的器武魂绿毒弩,她无法让后代继承家族传承的武魂,这便注定了她无法得到家族的器重。

即便她天赋异禀,也是如此!

毕竟,没有一个大家族会重视一个无法传承家族武魂的子女的。

尤其是在莫家,这个渴望名利与地位到极致的大家族!

甚至,在她觉醒武魂的那一天起,她未来的一切便已经被家族规划好了,她只能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在家族这个傀儡师的操控之下成长。

“父亲,我不要和赵家的嫡长子在一起,我拒绝这个联姻!”那天,槿站在莫家的家主大院之中,她的眼中噙满泪水,她不服气地对着面前的那位被她称为父亲的男人说道。

赵家,和莫家同为武魂城的大家族,其地位和莫家相当。

不过,和以敛财为主的莫家不同,赵家在武魂城中的权柄是远远高于莫家的。

为了试图拉拢赵家,这位名义上是槿的父亲的男人,在槿觉醒出绿毒弩武魂的这一天,便为她和赵家的那位嫡长子定下了婚约。

但是,槿曾听同为天字班二班的学员说过,赵家的那位嫡长子风流成性,不过八岁便和武魂城不知道多少年轻女孩发生过关系。

这样品行恶劣的人,根本不配成为一个好的丈夫,可就是他那赵家嫡长子的身份,却是让他被一众追求名利的少女们追从。

但对于槿而言,要她嫁给那位赵家的嫡长子,无异于是将她推入深渊啊!

可是,对于槿的苦苦哀求,那个被她称为父亲的男人,却只是冷哼一声。

男人神色冰冷地看了槿一眼,淡淡地道:“家族生你养你,为家族做贡献是你本应该做的事情。没有继承家族绿蝎王武魂的你,除了为家族联姻外,百无一用!”

槿大声地争论道:“父亲,难道我们莫家就一定要靠那什么政治联姻么?这所谓的权力地位究竟有什么好的,值得您连亲生女儿都毫不犹豫地抛弃?”

男人冷哼一声:“女儿没了可以再生一个,但是莫家的地位倘若被人夺去,那么一切都将陷入万劫不复。莫槿,认清楚你的地位吧,现在的你没有任何的资格和我谈条件!”

男人的言语中丝毫没有任何的人味,就好像他根本不是槿的父亲一般,他根本没有将槿当做自己的女儿,而是将她当做自己的工具,一个能够为他换来权力和地位的工具!

男人说完,便拂袖离去。

只留下绝望的槿,在这莫家大院中不断地抽泣着。

那天之后,槿变了,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槿不似曾经的淳朴和天真,也失去了一个少女原本该有的活力,她不再和天字班二班中原本要好的学员们往来。

她变得势利,一如她的父亲那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那槿曾经渴望过的木槿花,更是成为了一个笑话。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槿的弟弟,莫云看在了眼里。

可是,莫云只知道他的姐姐槿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但却并不知道这一切的根源。

继承着纯正的绿蝎王武魂的莫云,被莫家以核心弟子的身份培养,莫家所发生的一切不能摆到明面上的事情,都不为莫云所知。

就好像莫家一切的乐都被莫云享受了,但所有的苦,却只能由槿来承担。

倘若莫云早一些得知这件事情,那么他或许会为姐姐鸣不平,但是一直到最后,莫云却还是被莫家这个庞大的机器蒙在鼓里。

很快,武魂殿的死亡训练营开始,所有武魂殿的天才皆是被投入这死亡训练营中。

这死亡训练营是真正的能够为人带来死亡,不仅仅是那可怕的深渊生物,更是那堪比魔鬼一般的人心!

和莫云等人同行的,是以元烨为首的天字班二班的学员。

莫云的年龄在这天字班二班中是最小的,而槿则是其次。

槿同为天字班二班的学员,她虽然加入了以元烨为首的联盟,但始终与整个队伍离心离德。

在她看来,元烨这位所谓的队长,根本无法给她带来任何的利益!

前往死亡训练营所在的无名山脉,所有的武魂殿天才们皆是乘坐由负责死亡训练营的长城守卫军派来的吞天鹏而去的,在那吞天鹏上,槿见到了那个青年。

那个在她六岁时,就被她父亲强行与之定下婚约的赵家嫡长子!

此时,那位赵家嫡长子虽然发现了槿的存在,但是他却仍然左拥右抱着两个同龄的女孩,似乎一点也不忌讳槿这位他的未婚妻。

倘若她还是曾经那个希望成为木槿花的槿的话,那么她一定会怒火冲天,誓死力争。

不过,早已在绝望之后而性情大变的她,此刻却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出现。

在槿的眼中,赵家嫡长子已经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而是一个金钱与权力的象征!

这位赵家嫡长子在武魂城拥有着一定的权柄,若是能够得到他,那么槿在武魂城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槿并不介意这位赵家嫡长子的身边有其他的女孩,毕竟,在经过了那天的绝望之后,她已经抛下了自己所有的自尊自爱,彻底堕入那无法回头的深渊之中。

在避开同行的伙伴后,槿单独地见到了那位赵家嫡长子。

“你就是槿,我的那位未婚妻?”赵家嫡长子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他看似不经意地扫了槿一眼,但他看的位置却都是槿的难以启齿之地。

槿丝毫不介意赵家嫡长子的举动,她微微一笑,道:“据我所知,在这参与死亡训练营的所有学员之中,赵公子的势力是最为强大的一个。那么,不知槿能否有幸加入赵公子的队伍呢?”

“哦?”赵家嫡长子破有兴趣地看了槿一样,语气挑逗地道,“莫小姐这么快就渴望与本公子完婚了么?不过,我记得你已经有自己的队伍了吧。”

“请叫我槿,另外,元烨那个废物所在的队伍,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兴趣加入。我希望等进入无名山脉之后,赵公子可以派麾下把我带走。你我一同共谋大事,岂不美哉?”槿笑着说道。

赵家嫡长子直起了身子,他呵呵一笑,道:“就凭你,也配与我共谋大事?不过嘛,你怎么说也是我的未婚妻,我也是有义务要保护好你的。将它戴上,我的人就可以实时锁定你的位置。”

说着,赵家嫡长子将一个墨绿色的手环从自己的空间魂导器中取了出来,递给槿。

槿毫不犹豫地将其戴上了。

赵家嫡长子见此,眸子中闪烁过一抹光芒:“槿,你可真不怕我在手环中做手脚啊!”

槿耸了耸肩,道:“赵公子若是想要对我不利,根本无须用这种下作的小伎俩。如果我所料不错,这附近的几十位魂宗甚至是魂王、魂帝,都是赵公子的人吧?”

槿一边说着,一边瞥了周围的一众学员们一眼。

赵家嫡长子哈哈大笑,道:“看来,槿你还是一个聪明人。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打算将你的弟弟莫云,一起带入我们的队伍?”

槿的双眸之中出现了怨毒之色,她冷冷地说道:“带上莫云?呵呵,从小到大,家族所有的好事都是为他所享受,他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成为那众星捧月的存在。而我呢,不过是一个家族政治联姻的牺牲品,连下人都不如的存在罢了。带上他?呵呵,我倒是希望他在死亡训练营中死去!”

“槿小姐可真是冷血啊,不过……我喜欢。”赵家嫡长子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病态的笑容,二人一拍即合。

就这样,槿在莫云等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与赵家嫡长子达成了一个协议。

而在进入那无名山脉的第一天,赵家嫡长子也如约派人堵上了元烨团队所在的基地的门。

面对数十名魂王甚至是魂帝的威胁,元烨无奈中只好将槿送了出去。

可是元烨到死了也不知道,这些魂王甚至是魂帝的到来,本就是槿与赵家嫡长子演的一场戏罢了。

在槿离开元烨的团队,与赵家嫡长子所在的势力会和之后,莫云也从元烨的口中,得到了槿被深渊生物杀死的假消息。

那一天,莫云哭得一夜都没有睡觉,在莫云心中,槿是他的姐姐,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她都是他的亲姐姐。

莫云哭得很伤心,以至于他在第二天甚至都没有体力离开基地,去猎杀深渊生物。

这一切,槿都不知道,她也不屑于知道。

哪怕槿知道了这一切,或许她不但不会有一丝的后悔,甚至还会骂上一句“虚伪”。

就这样,槿如愿以偿地加入了赵家嫡长子所在的势力,并且以其未婚妻的身份,得到了这个势力中一定的地位。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