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庸俗童话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迷恋夫妇(3)(困觉觉)(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翌日傍晚,接到张敛已落地的电话后,周谧就跑到正大门候着,边玩手机边在一旁小卖部跟板娘闲聊。

临近七点,天已经彻底暗了,夜幕中的城市霓虹如嵌在蓝丝绒里的斑斓宝石。

张敛的车远远出现在视野里时,周谧一个挺身从小马扎上起立,跟老板娘说:“我男朋友回来啦。”

继而挥舞双臂,像无所顾忌的小海草。

张敛自然也瞧见她了,旋即将车刹停在不远处,降下车窗,勾手让她上来。

从小卖部门到副驾的这一路,周谧都笑容洋溢。

才一坐定,就听身侧男人问:“等多久了。”

周谧瞟瞟腕表,故意说:“不久不久,还不到一小时呢。”

张敛挂档往小区里开:“还好不是夏天。”

周谧侧眸:“夏天怎么了。”

张敛说:“坐那喂蚊子么。”

周谧仍是笑:“我又不是傻子,会先喷驱蚊水的。”

张敛说:“傻等一小时,也差不了多少了。”

周谧中气十足地挤出一个“哼”,本想给他一锤头,想到他还在开车,便压抑住蠢蠢欲动的手指头:“我想让你早点见到我怎么了,我怕你太想我了。”

张敛弯唇:“是有点。”

周谧对着他的方向昂高下巴:“那还不谢谢我?帮你减少被思念折磨的时间。”

张敛瞥她一眼,笑意加深,而后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往她挑衅的小下巴弹个嘣儿。

周谧立马回缩捂住,怒目相向:“干什么!”

张敛不作答,在周谧家楼下减速,面不改色地倒库。

周谧恨得直搓下巴,狠磨牙根。

稳稳当当停好车,张敛解掉安全带,瞟了眼纹丝不动的周谧:“下去了。”

周谧坐在那里,目视正前,一言不发。

张敛换话哄:“你礼物在后备箱,还有你爸妈的。”

周谧还是爱答不理。

张敛唇线愈发上扬,侧身靠过去。

周谧就往自己车窗那边偏脸,还鼓足腮帮子,一脸“本宝有小情绪了”。

张敛故作不解:“怎么了啊。”

周谧嘀咕:“我等你这么久,你不感激我就算了,还弄疼我了。”

张敛问:“哪疼?”

周谧重新抬起下巴,指住:“这。”

张敛勾唇,直接吻了下她示意的地方。

动作很快且不防,还痒痒的,周谧惊得倒吸一口气,诧然看向他,又先行绷不住地,咯咯笑起来。

张敛眼神微带研判:“应该不疼了吧。”

周谧细眉弯弯,不经意地咬了一下嘴唇,贼心立起,得寸进尺:“现在又觉得嘴巴有点疼了。”

他们在车上缠吻了一会,才分别从自己那边下去。

周谧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礼品袋,跟着张敛前后上楼。

这位基本板上钉钉的“准女婿”自然收到了来自周父周母的玄关夹道欢迎仪式,最后还是周谧吼了声:“你们别挤这了!我都不好换鞋了!”,两位长辈才悻悻然走远。

周父含笑给张敛斟酒时,周谧正嘬着自己那杯饮料的杯口,见状,她控制不住地闷笑了一声。

父母都满眼疑问地望向她。

周谧赶紧抿一口,将双唇绷得紧紧的,摇头:“没事,就是突然想起白天在微博上看的段子了。”

张敛瞥她,面露温文笑,实则有心为难:“怎么不说出来一起高兴下?”

周谧更住,刀他一眼。

见这对小年轻一会会的眉来眼去,光把对方当下饭菜了,精心筹备一下午的汤培丽不由挖苦:“你们多看桌子啊,对方脸上没菜吧。”

周父呵呵大笑。

周谧脸微红,低头接着啃碗里的糖醋排骨。

汤培丽去将煨好的汤端上来,问:“你们是不是养了只猫啊?”

周谧点点头:“嗯,领养的流浪猫,是不是超可爱?”

汤培丽看一眼女儿:“你自己都顾不上,还再拖家带口地养只猫。”

周谧刚要反驳,张敛已莞尔道:“是我带周谧去领养的。”

汤培丽:“……”

周谧旋即雄赳赳气昂昂:“再说我怎么就顾不上了,就算我自己顾不上,还有张敛帮忙呢。”

汤培丽语塞几秒,扯自己老公胳膊:“好好,说不过你,你有男人了不起,我也有,谁没老公啊!周兴,帮我说说你囡!”

满桌哄笑。

前后洗完澡,周谧坐桌前,call跟组里各位合deck,张敛也开着手提在床上回邮件,两人相安无事,互不打扰。

插不上话的时候,周谧就撑腮扭头,偷看自己专心致志的男朋友。

男人这次没有再穿老爸长度拮据的睡衣,而是他自己的家居服,明明很简单的黑t和格子裤,都被他修长的身体,峻挺的五官衬得极有逼格。

应该是感觉到了她的窥视,张敛猝得有扬眸趋势。

周谧赶紧回头,连带着上身动作幅度有点大,耳机线碰巧又缠绕在小臂上,被她一下子从笔记本插口处拽掉了。

她“啊”了一下,火急火燎去找接头。

“怎么了。”张敛稍稍挺直上身。

call里略显喧闹的讨论立刻静止、死寂。

“刚刚那是fabian声音吗?”有人问。

“好像是。”

“哈哈哈,”又一人干笑:“这么巧的吗。”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