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新郎逃婚了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92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不想失去所有,她只能够想尽办法抓住秦玦。

曾几何时,林菁菲觉得她唯一强过阮芷音的地方,就是她还有父亲的疼爱。可现在,一切都成了笑话。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和阮芷音争股份。可尽管如此,她想要的依旧得不到。

阮芷音高高在上,就像是人生中的一座大山,永远地挡在眼前。

而自己呢?

最后只能住在这间逼仄的公寓里,还要应付着眼前数不尽的麻烦。

思及此,林菁菲猛地推开不依不饶的苏苼,她受够了!

——

霖恒大厦。

会议室里,程越霖面色淡漠地坐在最上首,听着仲沂做完了年度汇报。

“yt的利润少了五个点?”

男人声音清冷,掀了掀白博刚刚递上来的财务报表。

仲沂顿了下,斟酌着回:“今年市场整体利润下滑,yt应该也受了影响。”

在程越霖开口时,坐在仲沂下首的费总监心提了起来,生怕老板会因此问责。

谁知一旁的白博突然在程越霖旁边附耳了几句,后者便轻点下头站起了身:“yt负责人做份市场调研报告,今天的会议就到这,散会。”

凝重的气氛被打散,众人松了口气,开始好奇白博刚刚和程总说了什么。

程越霖坐着电梯,回了顶层的办公室,白博和钱梵跟在他身后。

“老板,太太刚刚打来电话,说让您下班后直接餐厅。”

以往几年,老板都不过生日。今天显然不一样,白博能看出程越霖心情不错。

“嗯,知道了。”

钱梵闻言笑了,声音带着调侃:“霖哥,嫂子这是要跟你过二人世界呐?”

“这会儿过来,有什么事?”程越霖微耷着眼睑,翻看着财务报表,头都没抬。

钱梵啧了声:“还真是重色轻友,我这还不是给你送礼物来了。”

他可比程越霖有良心。

男人抬眼瞧了下钱梵放在桌上的盒子,想必是块手表。

他点下头,伸手一指:“谢了,那台咖啡机,你搬走吧。”

这台nespresso的咖啡机是定制的,就这么一台。钱梵爱喝咖啡,盯了许久。

“霖哥,还是你好。”钱梵能屈能伸,熟练恭维起人。

程越霖扬眉看他,问了句:“那些事处理好了?”

“放心吧,敲打过了,秦志泽不会不识趣。”钱梵说完,眼神微转,又道,“不过霖哥,要是哪天嫂子自己发现怎么办?不是说,女人最讨厌欺骗么?”

也不知道秦玦是不是心灰意懒了,竟然有想出国的意思。秦志泽倒是心思活泛,还想着让霖哥帮他,怎么可能?

言毕,钱梵接收到男人略显冷淡的视线,转了话头,讪笑道:“是我乌鸦嘴,嫂子怎么可能发现呢。”

说完,他赶紧抱着到手的咖啡机,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

想着今天是程越霖的生日,阮芷音提前下了班,也没让司机接送,早晨便自己开了车上班。

她乘电梯去了停车场,可还未走到车前,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车旁的秦玦。

“芷音,有时间谈谈吗。”

秦玦是一个人来的,见她似要开口,又紧跟着道:“别急着拒绝,我很快会离开岚桥,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烦你。”

声音带了些小心,生怕阮芷音会直接无视自己。

他很清楚,她其实根本不想要见到他,只希望他能够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可是离开前,还是忍不住想见她最后一面。

阮芷音面色微顿,看了下时间,无奈地舒了口气:“去外面的咖啡厅吧。”

“好。”秦玦扯了下嘴角。

咖啡厅距离公司不远,还未到下班时间,街道上只有不算拥挤的车流。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公司大厦,步行朝着对面的咖啡厅而去。阮芷音掏出手机,准备先给程越霖发条微信。

然而,两人才刚走了几步,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停在路边的一辆红车突然启动,急速朝着二人驶来。

“小心——”

渐至的马达声和男人的惊呼声同样响亮。

等阮芷音看清坐在驾驶座的人时,已经被秦玦急急推开,须臾间,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被车辆碾过。

经过路边的栏杆的缓冲,红色的跑车依然撞碎了咖啡厅的玻璃,原本平静的街道上陷入了一片慌乱,尖叫声不绝于耳,咖啡店里的客人全部跑了出来。

事情发生地太过突然,周遭的嘈杂中,阮芷音余惊未消,浑身僵硬地站在那。望着被撞倒在地不省人事的男人,她愣怔缓了一瞬,才连忙借过路人的手机,拨通了救护车电话。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