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新郎逃婚了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91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程越霖瞟他一眼,放下手里的酒杯,轻哼了声,回道:“说我?以为都跟你似的?”

钱梵最近被家里逼着相亲,他负隅抵抗,钱母就盯着他吃喝玩乐的作风说事,搞得他苦不堪言。

傅琛远闻言笑了笑,剑眉微扬:“呦,听这语气,你家庭地位还挺高?”

“凑合。”

声音不咸不淡,却隐含炫耀。

傅琛远听到这话,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起身取过自己的外套:“行,那你替我玩,我先撤了。”

“你去干嘛?”钱梵问到。

“接人。”傅琛远给钱梵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紧不慢地穿上外套,“最近有门禁,大晚上的,可不能在外面喝酒。”

“啧,弟妹管得还挺严。”钱梵摇了摇头,然后又瞧向程越霖,“霖哥,还是你好,也不见嫂子给你打电话催回家。”

程越霖:“……”

这话怎么听都不太顺耳。

然而钱梵话音刚落,桌上的手机响了。

程越霖瞥了眼来电显示,眉眼稍霁,拿起手机接通:“喂。”

“你在哪?”

“哦,和钱梵他们在金煌喝酒。”他隐约提了些音量。

只是话筒里,阮芷音的声音像是挺欣慰:“那你慢慢喝,不用急着回来。”

程越霖:“……”

余光瞟见钱梵和傅琛远凝望而来的视线,他轻咳了声:“知道了,催什么,这就回去。”

阮芷音:“?”

以为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阮芷音善解人意道:“我没有催你,琳琅来了,今晚我和她睡。金煌离我公寓挺近,你要是酒喝太多,让司机送你去我的公寓歇一晚也行。”

猝不及防的话让程越霖微哽,他不动声色地点头:“嗯,等会看看,我先挂了。”

眼见程越霖放下电话,钱梵顺势问了句:“霖哥,是不是嫂子催你回家呐?”

程越霖微抿下唇,嗓音漫不经心:“唔,这不是在外面待得太久,想我了。”

“那你还愣着干啥?”钱梵连忙把男人挂在门口的外套丢给他,并催促道,“赶紧回吧。”

程越霖望着怀里的外套,又瞧了眼好整以暇站在包厢门口的傅琛远,指了下空了一座的麻将桌,慢腾腾道:“我回了,你们不是三缺一?”

“再叫人呗,汪鑫他们就在隔壁组局,可不缺人。”钱梵自觉体贴,“霖哥,赶紧走吧,省的一会儿嫂子在家等你等得着急了。”

程越霖:“……”

——

别墅里,阮芷音陪着心情不好的顾琳琅喝了会儿酒,结果顾琳琅没喝多少,倒是她有些上头。

醉意渐沉,两人躺在次卧的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

一小时后,顾琳琅无奈望着已然睡过去的阮芷音,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未接电话,还是准备离开。

才刚下楼,就听到了门口的响动。

丛金煌出来,程越霖让司机围着主城区绕了两圈,才姗姗回到别墅。

顾琳琅望着眼前的男人,打了个招呼,嘱咐道:“音音喝了点酒睡着了,你去看看吧。”

程越霖望了眼楼上,随即点了下头:“司机还在外面,让司机送你吧。”

“也好。”顾琳琅倒没拒绝。

行至门口时,她突然想起四年前第一次见到程越霖时,对方有些突兀地询问她玉佛的事时略显执着的神态。

“对了——”顾琳琅转过头,“结婚后,音音真的活泛了不少。其实她以前在孤儿院,要比回阮家后活泼很多。”

顾琳琅比阮芷音大两岁,两人虽说是一同长大的好友,可除此之外,她还有一种身为姐姐的责任感。

望着男人那双漆黑平静的眼眸,她顿了顿,声音很是认真:“你能让她一直幸福下去吗?”

程越霖凝重抿唇:“当然。”

“那就好。”顾琳琅松了口气。

——

翌日,当阮芷音揉着眼睛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回了主卧。

转过头,瞥见身旁的男人,她皱了下眉:“琳琅呢?”

“走了。”见阮芷音凝神沉思,程越霖弹了下她的头,“怎么着,还真想把我赶出家门了?”

说的是她昨天劝说他如果喝多了酒,不必急着回家的事,程越霖觉得她还真是没有一点管制他的自觉。

阮芷音听罢摇了摇头,伸手去抱他:“没有,那我也得陪陪琳琅嘛。”

“你就不怕我被拐跑?”他低眼看她,语气轻描淡写。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