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新郎逃婚了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我的新郎逃婚了 第89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刚来阮家时,阮芷音不过是个乖顺不起眼的小姑娘。便是林成,都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阮芷音早就不是那个因为格格不入的打扮被人冷嘲热讽的女孩,哪怕和秦玦分手,她也总有这么好的运气,能被程越霖捧着宠着。

至于自己——

林菁菲知道秦老爷子准备在今天的寿宴后,宣布她和秦玦订婚的事。可她也清楚,秦玦不可能同意。如果秦玦当场拒婚,她便彻底成了笑柄。

思及此,她垂下眼眸,拦住了路过的佣人,柔声道:“我看玦哥刚喝了不少酒,去给他送杯蜂蜜水吧。”

方蔚兰和秦玦都有喝蜂蜜水的习惯,佣人看来,她这句话倒也不算突兀。

……

同秦老爷子打过招呼,程越霖就被突然凑上来的严明锋拦住说起了话。

阮芷音环顾四周,总算看到了独自坐在角落的顾琳琅,只身走到了好友面前。

“琳琅,你不舒服?”

走近后,阮芷音才发现顾琳琅的脸色有些疲惫。她知道顾琳琅刚从国外回来,两人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

顾琳琅向来是神采飞扬的姿态,很少有显出疲惫的时候。

阮芷音还想再问,可顾琳琅已经朝她摆了手:“没什么,就是最近工作忙连轴飞,太累了。”

话落,她看向正被严明锋围着说话的程越霖:“没想到,程越霖还能陪你来秦家。”

阮芷音婚后就不常再参加宴会,之前又闹出那样的事,关心他们夫妻关系的人可不少。

可今天这种场合,方才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已经劝退了所有暗怀心思的人。

“我也没想到。”阮芷音闻言笑了笑。

没想到他这回能这么大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佯装的。

两人说话间,一个穿着红色礼裙的女子走了过来,语气颇为热情:“芷音,好久不见,你这大半年都不来参加宴会,可真成大忙人了。”

阮芷音向来不喜欢这种虚与委蛇的场合,过去还会因为方蔚兰的要求应付,结婚后却没了必要,宴会能推则推。

阮芷音认出眼前的是谢家的小姐,点下头,轻声道:“确实有些忙。”

谢雅察觉出她礼貌的疏离,却并不在意。

林伟被抓的消息传出后,阮芷音身份的风波告一段落,谢雅前不久被家里警告过,也不是没眼色的。

再怎么着,阮芷音现在也得罪不了。

何况,程越霖能够陪对方来参加秦家的寿宴,态度已经摆得很明确了。

谢雅在阮芷音身旁坐下,视线一转,指了指站在严明锋身旁的女伴:“要我说,你总得提防着点,我可是见过方梓烟进程越霖的房间。”

方梓烟,就是今天陪严明锋过来的女伴。对方是个有些名气的女明星,阮芷音是听说过的。

只是谢雅的这番提醒,她还是第一回听说。

阮芷音的视线落在严明锋旁边的性感背影上,极淡地蹙了下眉。

……

另一边,秦玦望着不远处的阮芷音,竭力克制着想要去同她讲些话的脚步。

这种场合,和她现在的身份,他如果做些什么,只会让她遭受流言蜚语。

“少爷,厨房刚熬了蜂蜜水,夫人让我给您送一杯。”

“嗯。”秦玦闻言,收回了视线,点头接过佣人端过来的那杯蜂蜜水。

却没急着喝,而是垂下眼眸,出了会神。

刚走过来的蒋安政见他静默不语,喊了声:“阿玦?”

秦志泽之前借秦氏娱乐这半年的亏损,伺机将秦氏娱乐清算出售,他现在已经不是秦氏娱乐的总经理,回了蒋家的公司。

蒋安政知道秦玦因他过去偏帮林菁菲的事和他起了嫌隙,这段时间待他都有些冷漠,可他也做不了什么。

秦玦抬眸看他,漆黑的眼底尽是深沉,过了会儿,笑着说了句:“不太想喝甜的,你帮我喝吧。”

……

程越霖放下手中的杯盏时,余光瞥到了正朝他走过来的秦志泽。

他不动声色地敛眸,没了和严明锋继续绕圈子的想法,转而道:“严总大可放心,霖恒对云江那块地没兴趣。不好意思,今天是陪太太来的,先失陪了。”

言毕,颔首作别,走向了另一边正和顾琳琅说话的阮芷音。

先前给秦志泽指路,不过是想给秦玦使些绊子,他可没兴趣在众人面前和秦志泽有什么交集。

正如钱梵所说,有些事情,他还不能让她知道。

他到时,谢雅已经不在。

顾琳琅瞥见程越霖,含笑打了个招呼,便识趣地起身走开。

程越霖长身鹤立地站在那,垂眸望了眼脸颊隐约泛红的阮芷音,开口道:“喝酒了?”

“刚和琳琅聊天喝了一点。”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