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显然可证,我喜欢你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第39节(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林老师说他看过五遍,而她才看过一次,或许,岁月变迁,再看一次,会有不同心境,别样情绪。

——

十月二号,周菡萏提前去了大剧院,在一楼兑好票,她轻车熟路找到座位。

四周已经来了不少观众,她所处之处的视野并不太好,所以身畔也没什么人。

周菡萏环视一周,离开场还有好一会儿,她有些无聊,挨着椅背,低头玩起了手机。

少刻,一道白色身影步入过道。

快走近时,他如被击中,陡然驻足,停了许久,才继续往这里走,在周菡萏右边坐了下来。

会场光线晦暗而温暖,如浸泡黄昏之中,众人私语似将眠鸟雀。

周菡萏昨夜失眠,抵唇打了个哈欠,余光里,她发现旁边不知何时已来了个人,侧目看过去。

也是这一眼,周菡萏如遭雷击,惊颤而慌乱。

像回到了十八岁,回到了还是他学生的时间,周菡萏手足无措,不自觉站起身来,叫他:“林老师。”

她语气不稳,像不当心跌进了漩涡。

男人看向她,几秒未语,像在认她,一会才微微笑了,说:“好巧啊。”

周菡萏心剧烈跳着,她目光闪躲,把头发夹到耳后,整理着被方才慵懒坐姿弄皱的衣摆,点了点头,却不知该说什么。

林渊还是看着她:“坐吧。”

周菡萏坐回去,正襟危坐,双手攥紧了手机。

如此偶遇,她心潮起伏,有苦有甜,不知是惊喜还是伤悲。

话剧并未开场,周菡萏鼻尖酸楚,泫然欲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焦虑,这样难过,这样复杂,心隐隐作痛。

是因为他略显疏离的态度,还是他没有先认出自己来,亦或者,与这两个都无关,只是因为见到他,又见到了林老师。

她极轻极慢地抽了下鼻子,假装一无所知地,同他寒暄:“您还在陵中教书吗?”

“对,”林渊回,“你呢。”

周菡萏没有立刻回答,顿了顿,才实话实说:“我也当老师了,在师大附中,教高一。”

林渊一顿,问:“教哪门?”

周菡萏说:“语文。”

林渊又问:“没教数学吗?”

周菡萏颔首:“大学学的汉语言文学。”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