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牧神记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弥罗的第三个故事 鸿蒙道语和鸿蒙符文(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人们的询问,往往如此云云,荒诞不经。

玄机浑然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巫师。

他只是一个参悟出“道”的人而已。

他被“道”吸引住了。

这些日子,他努力参悟,世界树博大,宛如一个巨大容器,他借助世界树来感应天地大道,追逐着朴素朴实的道理。

他领悟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深邃,他领悟出的道与世界树共鸣,与天地间的道共鸣,这种感觉极为奇妙。

他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每当他想把自己得到的道告诉其他人,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道极为奇妙,没有任何语言能够描述。

道更难书写,没有文字能够清晰的描述出道,哪怕只是他领悟出的道。

他正在试图开创出一种描述道的语言,描述道的文字,让世人能够听懂道,能够看懂道。

到了那一日,底层世界的每一个人便都可以像巫师一样,掌握着非凡的力量,不必再被奴役,不必再给上层世界的人做仆,也不必担心成为奴隶。

从上层世界下来,追杀他们的大巫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迫使玄机带着苏苏四处躲避。

世界树的底层很大,有着千百片树叶,每片树叶或者枝条上,都生活着底层世界的人们,玄机和苏苏从一个个世界走过,他依靠世界树参悟的大道也越来越完整,道行也越来越深厚。

随着时间推移,他开创的描述道的语言和文字也渐渐成熟起来。

苏苏和黄羊在他的熏陶下,竟然也渐渐的摸索到了那种奇妙的“道”,他们也像巫师一样,可以掌握一部分不可思议的神通。

甚至,黄羊会变化成头生羊角的男子,强壮,有力,可以移山填海,宛如传说中的魔王。

最为古怪的是,世界树似乎也在潜移默化中渐渐有了灵性,

上层世界追杀他们也越来越吃力,玄机的实力提升之快,让人匪夷所思。

巫师其实也是可以提升实力的,不过这种提升并非是参悟,而是生长。

巫师是神的血脉,神的后代,他们的力量来源是神血脉中的力量,他们的实力提升是血脉觉醒。

随着少年巫师渐渐成长,他们的血脉觉醒越来越多,实力也就会慢慢提升。

但是玄机不同。

这个“巫师”的“生长”之快令人匪夷所思,短短几年时间,哪怕是来自上层世界最强大的大巫,也有不少死在他的手中!

这个少年“巫师”的实力越发深不可测,甚至连祖庙中的巫祖也被惊动。

上层世界的巫祖不多,只有十二位,这些巫祖是古老的神祇的第一批后代,他们出生之时得到诸神的赐福,长生不老。

他们也是最接近神的人。

玄机和苏苏来到一个底层世界边陲的小山村停了下来,他们向世界边缘看去,看到了弥罗巨大无比的头颅。

这尊神双眸紧锁,一直没有张开眼睛,像是陷入了沉睡。

弥罗的形态太大,有人说他眼睛一张一闭之间,便是百年时间过去,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只在他睁眼闭眼之间。

近些年,为弥罗打造宫殿的奴隶渐渐便少了,玄机和苏苏与上层世界的巫师、大巫作战,吸引了上层世界的注意力,导致统治者们对建造弥罗宫的兴趣大减。

底层世界的人们,反倒因此度过了几年幸福的时光。

山村不大,两人一羊借住一宿,玄机依旧在痴痴傻傻想要把那种语言和文字创造出来,这时,天空渐渐阴暗下来。

乌云从天边袭来,从东到西,都是黑压压的云气,像是幕布一般,渐渐的把整个天空遮掩。

村里的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纷纷直起腰身向乌云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里几百位黑袍大巫正在向村庄走来。

天空变得无比黑暗,没有一丁点风。

突然,呼啸的风声响起,吹得村庄四周的树木齐刷刷向后折去!

天气一下子变得极为寒冷。

一个年轻巫师从大巫群中走出,拢了拢衣领,走入山村,径自向玄机走去。

苏苏和那头黄羊不禁紧张起来,即便是他们,也可能看得出这个巫师与其他的巫师的不同。

而玄机对着地面喃喃自语,地面是世界树的树叶形成的纹理,那少年对地面的兴趣似乎还要超过对那年轻巫师的兴趣。

“你就是玄机?”

年轻巫师来到玄机的面前,苏苏紧张的将他护在身后,年轻巫师不以为意,笑道:“听说你是神在底层世界留下的孩子。”

玄机抬起头,瞥他一眼。

“不过,底层世界不需要巫师。”

那年轻巫师面带笑容:“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加入我们,或者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玄机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因为神权。”

那年轻巫师微笑道:“巫师拥有的力量来自于神,是神赋予的力量,巫师的权力也就来自于神,是神赋予的权力。巫师作为神的后代,统治着凡人,这就是神权和神力。凡人不掌握这种力量,便是被统治者。当一个凡人掌握了巫师的力量,也就意味着他掌握神权和神力,倘若他不成为巫师,那么他只有死亡。你知道我来自哪里吗,少年?”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